便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河南新乡和南京

2020-07-18 02:30

根据上述学员提供的地效翼船驾驶员培训合同显示,培训内容包括10天军训、3个月基础理论、40个架次轻型飞机实操以及地效翼船(水上飞机航海)实操60个架次。培训地点分别为北海市大学城国家紧缺人才培养实训基地,河南新乡中信通用航空俱乐部以及北海市廉州湾海域,培训时间为2012年3月至2012年9月,通过培训可以获得地效翼船的驾驶证。

吴风富是这批学员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广西北海翼龙地效飞行器训练基地项目负责人王福昌曾到广西贵港某部队招聘飞行员,他退伍后于2012年3月与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3年、月薪3000元的劳动合同,以及一份需要交付12万元培训费的地效翼船驾驶员培训合同,培训期为6个月。但经过几次不搭边的所谓培训之后,从此便与该公司失去了联系,至今仍然投诉无门。

2月27日,中新网记者在北海市外沙海域调查发现,2011年在这里启动的广西北海翼龙效地飞行器训练基地已经不复存在。这个由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经营、被寄望助推北海旅游发展的项目,其建筑如今正被改造成为一家酒店。记者随后拨打学员提供的王福昌联系电话,显示为关机状态。

北海市工商局登记的信息显示,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5日成立,位于北海市北海大道海富大厦17层c号,法定代表人为林于萍。

据吴风富称,与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失去联系后,他们曾多次向当地警方、海事等部门反映相关情况,但均未得到妥善解决。“最近,我又再次就此事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但至今还没有得到回复。”卫某说。

据吴风富介绍,2012年签订合同后,他只领到了一本基础理论的书籍。在培训合同预定的培训时间过半后,经过多次催促公司才安排了一次额外的自费考试,在南宁某航海学校考取了一本海员证。同年6月,他被安排到了河南新乡进行一个多月的实操培训,实际上却只上了4个小时的课程;8月又被安排到南京某地效翼船生产车间义务做工。之后,经过多次与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联系提出抗议后,便与该公司失去了联系。

近日,记者随卫某到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位于北海市北海大道海富大厦的一个办公地点探访。但这个办公地点并无人上班,门口悬挂着一块刻有“国家软件外包人才培训基地”等字样的牌匾,而不是在北海市工商局登记的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数名怀揣着水上飞行梦想的青年,向广西北海市一家旅游开发公司交了数万元钱报名参加飞行员培训并签订劳动合同。迄今近两年的时间过去,这家公司并没有按照合同的要求为他们安排相应培训及工作,并索性销声匿迹。

与吴风富遭遇一样的还有卫某、熊光辉、周灵祥等数人。根据他们提供的资料显示,他们先后与北海翼龙旅游开发公司签订了上述两份合同并先期交付了2到6万元不等的培训费用。

学员周灵祥称,2012年,他怀揣着飞行梦想辞去在深圳的工作到北海与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合同,交了数万元培训费,但至今公司安排的几次所谓的培训,与合同内容并不符,他连地效翼船都没登上过。

卫某称,这里就是他面试和交培训费的地方,来过几次都是这样,并未发现悬挂有北海翼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牌匾。他经朋友介绍到该公司面试并签订合同后,迄今只参加过一次类似开学仪式的急救及相关知识讲解,期间他觉得不太可靠,便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河南新乡和南京。

北海市海事局船舶监督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广西北海翼龙地效飞行器训练基地项目负责人于2009年向北海海事局提及了该项目,但没有相关法规的支持,考虑到是一个新兴的旅游项目,只是同意筹备,但并没有开展相关申报工作,目前该项目已经停罢,项目启动后确实曾经招收过一批学员。